中华网 china.com

河南
当前位置:新闻 > 聚焦 > 正文

起底“郑州最高学历楼盘停工”:392名硕博盖楼的钱到底去哪了?

起底“郑州最高学历楼盘停工”:392名硕博盖楼的钱到底去哪了?
2022-06-21 18:00:32 来源:凤凰网财经

核心提示:

1,近日,河南郑州高新区“河南最高学历楼盘”业主维权仍在持续。多位业主告诉凤凰网《风暴眼》,他们的楼盘2020年8月开盘,2021年11月之后便处于停工状态,直到3月底在业主维权下,才开始“装模作样的‘表演式’复工。

2,据永威方面称,西棠项目的停滞根源在于崔红旗擅自将部分监督资金转入北龙湖项目,而在北龙湖项目上,崔红旗一方既无法进一步提供剩余资金,又不想放弃该项目,导致两个项目都陷入僵局。

3,在北龙湖项目陷入僵局后,崔红旗的系列操作引发永威质疑,进而永威作出“毅然决然”退出北龙湖项目的决定。

4,西棠项目之前,崔红旗还曾因“红树林”事件搅动舆论。

地产行业调整之际,烂尾楼问题越发频繁。

在河南郑州高新区,一个号称“河南最高学历楼盘”的业主群走红网络,他们的维权之路不仅仅是拉横幅、上访,还自编小说、制作短视频、开办公众号,独特又吸睛。

凤凰网《风暴眼》发现,河南郑州高新区西棠项目烂尾问题背后是资金链断裂和信用问题。开发商之一金桥置业将该项目监管资金挪用到其他项目——北龙湖项目,导致西棠项目停滞。而新项目资金不到位,加诸遭合作伙伴质疑,导致北龙湖项目也停滞,进而牵连西棠项目无法展开。

高学历人才维权走红网络 业主推动下上演“表演式”复工

“麻蛋永威,麻蛋金桥,搞欺诈”,3月8日,一个名为“永威西棠”的微信公众号发出了一条推文。

除微信公众号外,微博、视频号、今日头条、抖音、知乎、B站同步推进,内容涵盖小说、视频、图片,及时更新西棠项目从停工、历次业主会到“表演式”复工的各项进展。

李珊告诉凤凰网《风暴眼》,从二月底三月初开始,业主们就自发组织起来维权,他们各司其职,有的负责文字、有的负责剪辑、还有的策划,“大家共同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希望西棠项目复工、开发商之一——永威继续负责该项目,再后来还希望开发商挪用西棠的监管资金能原路返还。”

起底“郑州最高学历楼盘停工”:392名硕博盖楼的钱到底去哪了?

多才多艺的背后是学识渊博的业主们。李娜告诉凤凰网《风暴眼》,统计了近1000名业主,就有至少392名硕博(72名博士、近300名硕士),超82%为本科学历,加上大专,超过97%,小区有超20%拿着人才补贴款。说“郑州人才引进的人才超大半都在西棠”,虽有夸张成分,但西棠确实是河南最高学历楼盘,没有之一。

而截至6月20日,“郑州最高学历楼盘停工”这个话题在新浪微博阅读次数达7734.2万。

即便如此,“进展仍不顺利”,王林表示。他们从3月初开始频繁催促开发商复工,也多次要求与开发商谈判,甚至高新区政府、郑州市政府介入,事情推动进程仍很缓慢。

王林还记得他们第一次谈判是在3月11日。当时还是早春,一大早业主代表们就带着他们提前准备好的谈话内容奔赴约定场所,但结果并不如意,“当时开发商之一——金桥决策人始终未出面,露面的负责人也不表态。”第一次,几方没有商讨出解决方案。

三次谈判,尽管高新区政府介入,但进展依然缓慢。

直到三月底,复工程序才正式启动。“但一个46万方的工程,每天十来个人在那敲敲打打,让业主拿着放大镜找人。”李珊透露。

而要解决的不仅仅是复工,王林表示,“未网签的共有68户,涉及首付款7390万元。开发商挪用了该部分资金,并且拒绝退还,致使申请人无法办理网签。”

这些业主中,有从美国学成归来的海归硕博、有从北上广回到河南建设家乡的一线人才、也有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还有通过人才引进建设郑州的高技术人才,西棠项目出事之前,他们都对郑州和自己的未来充满向往。

但随着西棠项目停工,他们的梦想像一个泡影,瞬间幻灭。“依靠家里四个口袋买的房子,现在说烂尾就烂尾,我们前期的几百万投入怎么办?”、“本来想给孩子一个好的生活环境,现在竟是奢望。郑州就是这么对待高知人才的”......业主们纷纷发泄自己的愤懑。

停工背后 两家开发商“离婚”传闻沸沸扬扬

多位业主告诉凤凰网《风暴眼》,他们的楼盘2020年8月开盘,2021年11月之后便处于停工状态,直到3月底在业主维权下,才开始“装模作样的‘表演式’复工,工地上来来回回就十几个人”。

经了解发现,该项目——西棠项目由郑州金威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威”)开发,占地 133 亩,建筑 46 万方,成交价区间在 1.6-2 万 /㎡。共 16 栋住宅楼,1 栋商业配套。住宅共 2515 户(套),目前已售出 1600套左右,涉及业主至少2000户。

金威由河南当地开发商郑州金桥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桥”)和永威置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威”)合资创办,成立于2020年2月23日,注册资本为5000万,实缴资本为零,法定代表人为常月。金桥和永威各占股51%和49%。

天眼查显示,金桥成立于2017年4月5日,注册资本为10000万人民币,法人为崔长虹。股东是崔长虹和刘俊丽,分别持股90%和10%。永威成立于2005年,是当地一家老牌开发商。

西棠项目停工的同时,金桥和永威“离婚”的传言也甚嚣尘上。“部分业主通过自己渠道打探消息。任凭传言如何弥漫,金桥、永威方面就是不作回应,这更加剧了业主的恐慌。”业主小轩表示。

多位业主透露,他们并不希望二者“离婚”,如果非要二选一,他们希望永威接手此项目。“当初买房子,就是冲着永威的品牌和物业,前期的宣传运营也是永威在做,直到出事后才知道金桥是大股东,金威的人事和财务都是金桥的人”业主小陈说到。

公开资料显示,永威已成功开发永威·翰林居、永威·东棠、永威·翡翠城、永威·金域蓝湾、永威·五月花城等多个项目。东棠项目让永威名噪一时,在西棠宣传时也打出了“十年东棠,终见西棠”的文案,打动不少业主。再加上金桥成立于2017年,房地产经验相对匮乏,因此业主们更信任永威的实力。在今年3月份的一次维权行动中,多位业主就曾公开表示,如果永威撤出西棠项目,就要无理由退房。

事实上,永威也无意退出该项目。在3月16日发布的《永威置业致永威金桥西棠业主的公开信》中,永威曾表示不退出、也“绝不会应合作方(金桥)单方面的要求而退出”。

起底“郑州最高学历楼盘停工”:392名硕博盖楼的钱到底去哪了?

那金桥和永威“离婚”原因是什么呢?为何西棠项目陷入僵局呢?

西棠资金被挪用到北龙湖项目

根据业主和永威方面提供的资料,双方意见不和的原因在于西棠监管资金被挪用。

根据业主和永威提供的《永威集团关于“西棠和北龙湖2宗地资金股权图”之说明》(5月18日业主会上,参与方永威、金桥、高新区国土资源规划局,当地住建局等均已现场确认)显示,截至 4 月 30 日,西棠总销售回款 33.7909 亿元,加上贷款余额 6.126 亿元,共 39.9169 亿元。其中,崔总(金桥背后实控人崔红旗)合计挪用资金16.1588亿,西棠项目已支出及监督资金23.7581亿。

起底“郑州最高学历楼盘停工”:392名硕博盖楼的钱到底去哪了?

永威方面提供的西棠项目资金流向

崔红旗,也是被业主、永威、郑州当地涉事官员公认的金桥背后实控人。天眼查显示,崔红旗是郑州锅炉股份有限公司法人,也是金威法人常月旗下公司河南中光实业有限公司的前法人。据多位业主透露,崔红旗年龄在40岁左右,初中辍学后开始闯荡社会,做过钢材生意、也放过高利贷,担任多家企业法人,还是郑州市人大代表。

截止 2022 年 3 月份,西棠项目16栋住宅楼基本完成 12 栋,还有 4 栋未封顶。也就是说还有将近四分之一的项目未完成。

起底“郑州最高学历楼盘停工”:392名硕博盖楼的钱到底去哪了?

西棠项目现状

那么被崔红旗挪用的16.1588亿资金去哪了呢?

资料提到,在金桥实控人崔红旗挪用的16.1588亿中,有10.115亿销售回款由金桥方转入北龙湖项目,另崔红旗转走西棠项目土地溢价款(土地溢价是指是合同内约定土地价格以外的土地交易差额)、北龙湖项目垫付工程款等合计6.043亿。

“而目前造成西棠项目局面的,正是10.115亿这笔款项”,永威方面负责人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

北龙湖项目是金桥和永威继西棠项目后的第二次楼盘合作,此次除金桥、永威外,参与北龙湖楼盘项目的还有启迪(河南启迪科技城发展有限公司)、翔东置业(河南翔东置业有限公司)两家公司,四家公司共同成立河南一帆城市运营管理有限公司。

而金桥以另一家公司河南清控科技城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清控科技”)身份参股。永威方面知情人告诉凤凰网《风暴眼》,河南清控法人郑潇潇系金桥实控人亲属,其在金威负责财务工作。

天眼查显示,河南一帆城市运营管理有限公司在2021 年 5 月 21 日注册成立,法人是谭伟。永威全资子公司郑州郑西永威实业有限公司、清控科技(崔红旗一方)、启迪各占股30%,翔东置业占股10%。

永威方面知情人透露,北龙湖地块是当地政府产业用地,启迪作为郑州郑东新区(北龙湖项目所在区)政府招商引资企业,承诺将清华启迪引入北龙湖,也因此可以以相对便宜的价格拿到该地块,此项目中,启迪无需出资,且在北龙湖项目中占股30%。翔东置业背后是郑州市郑东新区城市开发建设管理公司,代表郑东新区政府,出资且占股10%。

剩下90%的资金由永威和清控科技(崔红旗一方)负责,各出资45%。

值得注意的是,该知情人透露,上述出资情况是四家股东口头协议,并无形成书面合同,间接造成如今的尴尬局面。

根据永威方提供的资料,在北龙湖项目上,崔红旗一方出资10.115亿(从西棠项目转入)、永威出资16.75亿、翔东置业出资3.99亿、启迪出资0.3亿。

起底“郑州最高学历楼盘停工”:392名硕博盖楼的钱到底去哪了?

目前,北龙湖项目土地款共35.6205亿,永威出资比例约47%,崔红旗一方出资占比约28%,与四方约定不符。

由于清控科技崔红旗一方在北龙湖项目的资金未出资到位,导致北龙湖项目土地证一直没办法拿到,也无法继续做融资贷款,挪用的西棠项目资金也难以归还。

就北龙湖土地证问题、及各方出自情况,凤凰网《风暴眼》尝试联系河南一帆城市运营管理有限公司,暂未联系到。

永威方面称,总的来说,西棠项目的停滞根源在于崔红旗擅自将部分监督资金转入北龙湖项目,而在北龙湖项目上,崔红旗一方既无法进一步提供剩余资金,又不想放弃该项目,导致两个项目都陷入僵局。

金桥拒绝返还西棠资金 永威坚决退出北龙湖

西棠项目资金虽然被金桥挪到北龙湖项目,但是在今年3月26 号业主查询监管账户时,发现监管账户还有 1.4 亿。3月21日,郑州高新区国土规划住建局曾表示,监管账户余额可以保障工程复工。

但根据业主和永威方面提供的信息,早在3月24日,两家开发商(金桥、永威)、总承包商的复工手续均已完成,但金威法人常月拒绝签字。直到在当地高新区政府和业主维权介入下,西棠项目才于3月28日正式开工。

凤凰网《风暴眼》就此事致电金威,电话未接通。

但业主们反应,“复工仪式后,工地现场就再也没有任何声音,太假了。”

为何有复工条件却延迟开工?永威方面负责人表示,原因是金桥方想让永威退出西棠项目,又因为金桥占股51%,是大股东,导致永威在复工决定上缺乏话语权。

为何想让永威退出西棠项目,凤凰网《风暴眼》就此致电金桥,电话未接通。

“崔红旗坚持想让永威退出西棠项目,但西棠项目是永威旗下品牌,名字用的是永威的“棠”系列,而且已经付出了很大心血,如果退出,永威将面临巨大损失。”永威方面负责人进一步表示。

根据永威提供的资料,在北龙湖项目上,永威已经投入近17亿。且在西棠项目上各方面准备都已做好,目前的投入已经让永威的资金链处于紧张状态,“在西棠项目上,永威已经退无可退。”永威方面负责人表示。

在北龙湖项目陷入僵局后,崔红旗的系列操作引发永威质疑,进而永威作出“毅然决然”退出北龙湖项目的决定。永威方面提供的资料显示,在北龙湖项目合作中,崔红旗(河南清控)的资金迟迟不到位,导致无法办理土地证,也无法抵押贷款。而在永威找到接盘方接手时,崔红旗(河南清控)又不断阻挠。

起底“郑州最高学历楼盘停工”:392名硕博盖楼的钱到底去哪了?

目前郑州市政府已经介入此事,崔红旗一方找的中国电建将作为接盘方接手永威在北龙湖的股份,具体细节正在商谈中。“随着北龙湖项目的僵局改善,西棠项目资金或有望回笼”,上述知情人透露。

崔红旗曾因“红树林”事件搅动舆论

西棠项目之前,崔红旗还曾因“红树林”事件搅动舆论。根据过往资料,郑州锅炉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郑锅股份”)、河南豫发集团、河南湖波水泥集团(以下简称“湖波水泥”)合资创办河南红树林置业有限公司,以接手河南省国控保障房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控保障房公司”)运营的郑州上尤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尤置业”)。

根据最初股权比例,在河南红树林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树林置业”)中,郑锅股份、河南豫发、湖波水泥分别占股32%、34%、34%。根据媒体援引的三方协议规定,湖波水泥的实控人刘金林负责前期垫资,豫发集团的实控人王建树有房地产开发经验负责后期开发,郑锅股份的崔红旗负责“关系运作”以合适的价格和付款方式,从国控保障房公司手里拿下上尤置业,并“摆平”杨槐村项目的各方关系,以及后期融资问题。

之后在崔红旗的运作下,红树林置业以6.726亿元拿到了上尤置业项目(最初挂牌价格为8.28 亿元)。

2019年5月6日,双方签订合同后,因刘金林的湖波水泥先行垫付了3亿元保证金,红树林置业只需要再支付3.93亿元便可。

但此时崔红旗答应的融资迟迟未到。与此同时,2019年6月,河南豫发退出,将持有的股份出售给湖波水泥和郑锅股份。调整后,后两家公司分别占股60%和40%。

值得一提的是,豫发集团的实控人王建树也是国控保障房公司的股东,占股33.07%,这也是让外界质疑崔红旗、王建树将不良资产甩锅刘金林,以达到“空手套白狼”的关键点之一。

王建树退出后,崔红旗也在2019年7月与刘金林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书》,试图将旗下40%股份全部转让湖波水泥。

最开始刘金林并未同意该协议,之后在崔红旗的运作及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审判下,该协议生效,刘金林的湖波水泥、上尤置业、红树林置业,还需要向崔红旗的郑锅股份支付股权转让款7213万余元。

标签: 郑州最高学历楼盘停工

(责任编辑:news10)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