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社会 > 正文

漯河:城中村改造项目“一女二嫁” 企业千万资金打水漂 闹剧咋收场?

漯河:城中村改造项目“一女二嫁” 企业千万资金打水漂 闹剧咋收场?
2019-12-05 17:35:00 来源:人民网

初冬时节,万木萧条。

河南漯河,源汇区毛寨村,程伟峰等在村口,头发白了一半,46岁。他指着村里新建起来的十栋房子,“这就是当年源汇区政府规划的城中村改造项目所在地。”

程伟峰,漯河中凯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凯置业”)曾经的负责人。10年前,经当时负责招商引资的源汇区干河陈乡党委副书记兼毛寨村党支部第一书记王红兵牵线搭桥,中凯置业与毛寨村达成城中村改造项目合作意向。

由此,中凯置业进入同当地长达7年的经济纠纷。

一女二嫁各级政府批准的项目突然易主

“这个项目本来是交由我们负责的,马上就要开工了,区政府在未告知我们的情况下,将这个项目又给了开源集团。”程伟峰一边在包里翻找当年的文件,一边跟记者说。已过数载,程伟峰仍然难掩激动。

1.webp.jpg

中凯置业与毛寨村村委会签署的协议。(采访对象提供)

2011年6月底,该项目获得了漯河市城改办批复。同时,源汇区发改委下发了同意建设的文件。一切都在有序向前推进。

2011年8月的一天,程伟峰接到王红兵通知,“根据乡领导指示,项目要暂缓实施”。程伟峰表示,通知很突然。

“简直是晴天霹雳,接到通知后,我们跑了好几趟乡政府,也见了乡党委书记,但领导光说暂缓暂缓,也没给个理由。”

“暂缓”了一年多,2012年底,程伟峰听到新消息:项目批给了另一家企业——开源集团。

各执一词项目被“搁浅”到底谁之责?

同一个项目,为啥在已经获得层层批复核准的情况下又另许他人?

2017年7月,四处求助无门的程伟峰找到媒体求助。人民网记者向源汇区人民政府区长王凯杰求证,王凯杰给出的解释是,由于中凯置业违约在先,没有在有效期内动工,所以才让开源集团介入该项目。

2.webp.jpg

源汇区发改委文件《关于核准干河陈乡毛寨村城中村改造建设项目的通知》。(采访对象提供)

记者翻看了当年区发改委所发《关于核准干河陈乡毛寨村城中村改造建设项目的通知》,如王凯杰所说,通知中写明:“自发布之日(2011年6月30日)起计算,在有效期两年内,如果企业没有开工建设项目的,应在有效期届满30日前申请延期。在有效期内未申请延期也没有开工的,或者提出申请未获批的,本文件自动失效。”

对于区政府将自己界定为“过错方”的说法,程伟峰不认同。“明明是政府说项目缓一缓,怎么就变成我们不开工违约了?”

2017年8月28日,记者又找到了最初项目的“红娘”、已调任漯河市西城区阴阳赵镇党委书记的王红兵。在他的口中,整个项目之所以暂停,是因为时任乡党委书记、已调任漯河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常务副主任的李明欣的一句话。

为了求证这一说法,记者次日联系到李明欣。听了王红兵的“证词”,李明欣有些哭笑不得:“我哪有这权力,是区城中村改造指挥部领导让停的。我也多次反映过中凯置业的事,不过上级领导也没给我啥答复,后来我也调走了。”

复盘城中村项目“一女二嫁”的经历后,记者发现,在各方口中,项目暂缓这件事都仅采用了口头通知的形式,政府全程没有出示官方文件。对此,记者咨询了相关律师,律师表示,政府这种口头通知的做法并不合法合规。

7年讨不来的补偿款,卡在哪了?

“我们前前后后投入的各项资金加起来有1000多万元。”谈到巨额经济损失,程伟峰流下眼泪,“政府根本不搭理我们。”

赔了夫人又折兵。自那以后,程伟峰常年奔波在维权之路上。“7年了,这来回的车脚路费都不知道花了多少!”

从漯河市委巡视组到河南省委再到国家信访局,经过层层反映,程伟峰的诉求终于得到了有关部门的重视,相关领导批示给源汇区政府,让其尽快解决此事。批示有了,程伟峰左等右等,至今没有等来赔偿金。

“1000多万就这么烂在这儿了,想到这事就整晚整晚睡不着。”程伟峰告诉记者,自己想了很多办法,都没有取得实质效果。

本以为是遇到了“新官不理旧账”的难题,但当记者联系到王凯杰时,他表态,虽然事件是上届政府遗留下来的问题,但区里会与中凯置业进行对接,积极协调有关部门对中凯置业的损失进行补偿。

3.webp.jpg

第一次审计时的审计报告。(采访对象提供)

“区政府先后在2017年9月和2018年7月对我公司进行过两次审计。”程伟峰拿出当时的审计报告,“第一次审计的时候,区政府曾明确承诺,审计完就给钱,但报告结果出来后,区领导又改了口,说只是查查账目。第二次审计,领导又说先解决企业交给政府财政的200余万元,其他项目支出等重新审计后,再一并解决。”让程伟峰没想到的是,在第二次审计工作接近尾声时,区政府的相关工作人员又开始推脱起来。

“可先行解决200余万元”的承诺是否属实?对于这一说法,王凯杰并没有否认。但他也表示,中凯置业200余万元以外的支出部分需走司法途径,以法院判决为准,源汇区政府坚决不上诉。

钱要不回来,工资也发不出去。巨大的债务压力让程伟峰不堪重负。无奈之下,他只能选择解散公司。“我还欠着很多人钱呢。”程伟峰说,这几年,每天都在焦灼中度过,生怕见到“债主”。

承诺的补偿款一分没兑现律师:政府应重视契约精神

2018年11月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作出重要指示,全国支持民营企业发展要抓好6个方面政策举措落实。其中就包括“纠正一些政府部门、大企业利用优势地位以大欺小、拖欠民营企业款项的行为”。中央重视营商环境的优化,地方各级政府也相继出台了相关政策。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今年8月,中凯置业长达7年没能解决的“历史遗留问题”终于有了新进展。

8月6日,源汇区人民政府以官方文件的形式出具了一份情况说明函。其中提到,经过梳理,中凯置业在参与毛寨村改造中投入的费用主要分为三项,对于其中两项合法、票据真实发生且与项目有直接联系的相关费用,可以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计息,这部分本息共2765545.64元,可先行支付给中凯置业。其他一些支出,由于无法进行有效认定,则需要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4.webp.jpg

漯河市源汇区人民政府出示的情况说明函。(采访对象提供)

对于政府的此次“书面表态”,程伟峰喜忧参半,政府承诺200余万可先行支付是好事,“但走司法程序的话,庭审的过程可能要耗很长时间。再说就算赢了,政府不执行怎么办?”一时间,程伟峰有点拿不定主意。

“如果企业所提供的相关证据都属实,那政府在前期操作的过程中确实存在不合规的情况。”对于这个案例,漯河当地某律师事务所的王律师表示,政府在财政支出上确实有严格规定,在无法界定的款项上提出走法律途径属于合理诉求。“就目前情况看,不管是对企业和还是对政府来说,走法律途径都不失为一个比较好的解决办法。”

为避免因属地原因有失客观,记者同时还咨询了辽宁和青岛的两名律师,他们的说法与王律师基本一致。

政务诚信,是营商环境的重要组成部分。近年来,最高人民法院一直联合相关部门在破解“执行难”困局,目前也已经取得了不错的成效。关于程伟峰对于“执行难”的担忧,受访律师都表示,政府务须珍视自身公信力,重视契约精神。

采访接近尾声,程伟峰的“讨债”路目前还看不到终点。由于人事变迁,当年经手办理项目的领导干部大多离开了工作岗位。截至发稿前,程伟峰仍然没有收到区政府在说明函中承诺的“2765545.64元”。

当记者重新致电相关领导时,王红兵推翻了自己之前的说法,声称当时已调离,从未参与过此事;汇源区区长王凯杰的电话无人接听,区委书记在得知记者的身份和来意后,以“开会”为由挂断电话。

(责任编辑:王伟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