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社会 > 正文

黑龙江一医院安保人员被病人家属辱骂殴打 涉事女子系当地小学教师

黑龙江一医院安保人员被病人家属辱骂殴打 涉事女子系当地小学教师
2020-09-16 08:51:07 来源:东方今报·猛犸新闻

9月14日,黑龙江省吴女士反映其弟弟在医院工作期间遭到病人家属殴打,涉事者系当地一名小学教师,事发一月后,对方至今未曾露面致歉。东方今报·猛犸新闻记者对此事进行核实。

因阻拦病人家属被打,期间对其多次辱骂

“身为一名人民教师,不应该积极承担责任吗?”提起弟弟吴江的遭遇,吴月的言辞十分激动,她向记者讲述起当日事发经过。8月19日下午5点,在黑龙江省宝清县人民医院工作的吴江,与值班同事像往常一样进行安保巡逻工作,一对父女执意进入医院的住院部欲看护家属,值班人员快步向前将两人拦下。

“疫情期间医院有规定,陪护家属的人员不能超过一个人。”吴月告诉记者,弟弟吴江向对方多次解释原因,希望可以获得理解,倘若对方能够拿出核酸检测单,也能让二人进入住院部前往看护。但是,对方态度坚决强行闯入,吴江遭到了对方激烈的言语辱骂,年长男子挥手一拳打在他头部。

黑龙江一医院安保人员被病人家属辱骂殴打 涉事女子系当地小学教师

在吴月提供的医院监控记录中,父女二人情绪激动,对安保工作人员进行推搡,被群众拦下后,女子使用衣物狂甩至吴亮头部。在安保人员的视频记录仪中,该女子声称“我们来医院陪护,带患者来检查行不行?”工作人员向其告知,就诊需前往急诊科,不应进入住院部,年长男子当场情绪失控,对工作人员进行了辱骂,挥手一拳打在吴江头部(靠近耳部)。

被打住院患上急性应激障碍,打人者至今未露面

黑龙江一医院安保人员被病人家属辱骂殴打 涉事女子系当地小学教师

吴月向记者回忆,弟弟吴江被打后立即报了警,涉事父女二人被振西派出所民警带走,随后吴江在医院就诊,初步诊断为耳道充血、神经性耳鸣,后因病况加重转院至哈尔滨慈宁医院。在吴月提供的诊断证明书上,记者看到吴江的诊断意见为“急性应激障碍”。

“这个事情对他打击特别大,基本上一天都不吃饭,早上中午就在床上躺着,和他说话说多了就急眼。”吴月坦言,吴江因此事产生了较重的心理障碍,疫情期间患者家属情况复杂,医院的安保工作一直倍受压力。

吴月向记者讲述,吴江从2007年退伍被分配在县人民医院,在疫情期间一直兢兢业业工作,“其实疫情严峻的时候,他完全可以不参加疫情防控工作,因为身体残疾(右臂截肢),那时候他把妻儿送到丈母娘家,自己一个人没法做饭,天天吃泡面都坚持下来了。”被患者家属殴打这件事,吴江心里过不去这个坎,值班的同事也对此愤愤不平。

“从我弟弟被打一个月到现在,对方(打人者)就没有露过面。”吴月说,对方将弟弟吴江打伤后,被当地镇西派出所民警带走,以后再也没了音讯,对方至始至终未露面,甚至连对方的联系方式都没有,民警也没有找吴亮做笔录。

涉事女子系当地一名小学教师,学校回复:已批评教育

吴江住院后,其家属经过多番打听,得知当日发生冲突的女子是宝清县第四小学的教师,在该校任职一名班主任,家属便向当地教育局反映了情况,教育局对此事进行了受理。

在吴亮转院至哈尔滨的前一日,该校的肖校长曾前往医院,“校长说,张某带着母亲外出检查身体,短期不会回来,但让我们气愤的是,后来一打听,她就在当地等待开学正常上班。”吴月对此不解,为什么打人者自始自终未曾露面,哪怕能有一句轻声的道歉,弟弟吴江由此产生的心里阴影,又该谁来买单?

9月15日,记者致电宝清县第四小学肖校长,对方称打人者系教师张某的父亲,张某在其父打吴江时进行了阻拦。同时,他已对张某进行了批评教育,也在教师会议中提出要做好师德,注意自身言行。关于张某一方从未露面道歉的行为,肖校长称张某母亲因病情严重,前往哈尔滨紧急治疗,他曾前往医院向当事人致歉,但没有成功协调,当地派出所会在近日对双方公开协调。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吴月、吴江为化名)

大象新闻·东方今报记者 刘继忠 ■见习记者 张莉/文图

(责任编辑:耿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