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社会 > 正文

菲律宾疫情期“园艺热”滋生“偷绿植风”

菲律宾疫情期“园艺热”滋生“偷绿植风”
2020-11-10 09:11:33 来源:新华网

不少菲律宾人在居家防控新冠疫情期间玩园艺打发时间,促使绿植需求量激增、价格飙升。然而,“绿植热”也助长了偷盗公园和保护区植物的不法行径。

【价格狂涨】

法新社9日报道,众多菲律宾人疫情期间靠种花缓解压力,并且在社交媒体“晒”出自家后院和阳台的精美花卉与绿植。

“种些小东西是最安全的悦己方式。”菲律宾园艺学会前会长诺尔玛·卡拉西格·比利亚努埃瓦说。

园林设计师阿尔文·钦宽科说:“令人难以置信,人们如今对绿植超级感兴趣。”一些品种的龟背竹疫情前每株800比索(约合109元人民币),如今每株涨到5.5万比索(7518元人民币)。

首都马尼拉的绿植卖家阿琳·古梅拉-帕斯在“封城”数月后重新开张,日营业额是疫情前的三倍。尽管海芋、吊兰等最热门的观赏植物价格成倍暴涨,购买需求依然旺盛。

古梅拉-帕斯从周边多个省的种植户那里批发绿植。她说:“人们的心理真难懂。绿植便宜的时候反倒不受重视。”

【滋生偷盗】

园艺师艾薇·鲍蒂斯塔说:“太荒诞了,我以前花400比索买的植物如今卖5000比索。”她担心,一些绿植卖家要价高得“离谱”,会助长偷盗行为。

菲律宾政府提醒不少市场上的绿植并非经由合法渠道获得。在南部三宝颜省森林巡逻的公园管理员如今不仅得警惕非法伐木者和野生动物盗猎者,还需提防“植物窃贼”。有官员发现,只可能在保护区生长的植物出现在社交媒体的园艺照片中。

三宝颜省能源和自然资源部地区主管玛丽亚·克里斯蒂娜·罗德里格斯说,偷盗植物行为在“封城”期间多了起来,“疫情前,我们很少发现偷盗植物的人”。

菲律宾法律严禁从森林采掘濒危物种,违者施以重罚;虽允许采集其他本土植物,但需提前申请获批。

【窃贼难抓】

罗德里格斯说“植物窃贼”的目标是鹿角厥、猪笼草等“网红”品种。在她看来,植物一旦被挖走、卖掉,很难证明它来自受保护的森林,因而“抓贼”难度大。

菲律宾北部城市碧瑶发生多起公园植物被盗事件,促使政府收紧安全措施,在社交媒体“脸书”请求人们放过植物。

碧瑶市环境和公园管理办公室主任雷南·迪瓦斯说,迄今只有5名植物窃贼落网,其动机“可能出于无聊,也可能是想赚钱”。

《菲律宾每日询问者报》上月刊发一篇文章谴责绿植售价过高,呼吁消费者从有合法进货渠道的卖家那里购买绿植。

“要留心植物从哪里来,”罗德里格斯说,“一旦把物种从自然生长地挖走,生态系统将失衡。”(陈丹)(新华社专特稿)

(责任编辑:news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