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军事| 政务| 财经| 汽车| 文化| 娱乐| 培训| 科技| 数码| 家电| 健康| 解梦| 游戏| 佛学| 守艺中华| 国防军事| 军事APP| 头条APP| 地方 河南 湖北 四川 陕西 广东 山东 西藏

注册登录

中华网 china.com

河南
当前位置:新闻 > 社会 > 正文

甘肃庆阳19岁女生遭猥亵后自杀 司法判罚也是一堂法治课

甘肃庆阳19岁女生遭猥亵后自杀 司法判罚也是一堂法治课
2021-01-27 15:29:16 来源:光明网

一个年轻女孩的不幸遭遇,引来公众持续的关注。

在遭到班主任吴某厚猥亵后,甘肃庆阳19岁女生李某奕多次自杀,于2018年6月20日下午从一栋大楼8层坠落,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当地法院认定,吴某厚行为已构成强制猥亵罪,据此判处吴某厚有期徒刑两年,禁止三年内从事教师、家庭教育指导、教育培训等与未成年人有关职业。根据民事判决书,吴某厚及涉事的庆阳第六中学应分别赔偿67556.67元和16889.17元。李某奕父亲表示,“我对判决结果不满意,正在准备上诉”。

其实,就强制猥亵罪这个罪名而言,并没有多少异议。争议主要集中在,法院判处吴某厚的两年有期徒刑,是否有偏轻之嫌。

根据刑法规定,“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强制猥亵他人或者侮辱妇女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有“猥亵他人情节恶劣”“聚众或者在公众场合猥亵他人”情形,“处五年以上十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在很多人看来,吴某厚利用班主任身份,乘李某奕患病在教职工宿舍休息之机对其实施猥亵行为,对李某奕造成严重精神刺激,使李某奕的抑郁症状加重,多次自杀后身亡,应当视为“猥亵他人情节恶劣”,处以更重的刑罚。

问题是,无论是刑法,还是有关司法解释,并未就“猥亵他人情节恶劣”作出明确解释,在司法实践中,自由裁量权掌握在法官手中。

根据比较权威的观点,也就是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组织编写、时任常务副院长沈德咏担任主编的《〈刑法修正案(九)〉条文及配套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对一些“造成恶劣社会影响”“引发了强烈民愤”的猥亵案件,特别是猥亵儿童的案件,可以认定为“有其他恶劣情节”。从本案来说,并未达到“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程度”,而这也是不能加重处罚的一个原因。

虽然吴某厚的猥亵之举相对于“暴力”“胁迫”手段固然更轻微,但考虑到由该违法行为“衍生”的后果,法院在法定量刑幅度内“就低不就高”,仅判处了两年有期徒刑,量刑亦有商榷之处。

根据《民法典》规定,“民事主体因同一行为应当承担民事责任、行政责任和刑事责任的,承担行政责任或者刑事责任不影响承担民事责任”。所以,在吴某厚被定罪量刑后,被害人亲属还可以提起民事诉讼。

基于“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原告方并没有证据证明李某奕的死亡与二被告行为有关,法院驳回了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等诸多诉请,判决吴某厚及涉事的庆阳第六中学分别赔偿67556.67元和16889.17元,亦非选择性忽视。当然,被害人亲属还可以上诉,维护自己的权益。

根据2015年的《刑法修正案(九)》,“因利用职务便利实施犯罪,或者实施违背职业要求的特定义务的犯罪被判处刑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犯罪情况和预防再犯罪的需要,禁止其自刑罚执行完毕之日或者假释之日起从事相关职业,期限为三年至五年。”法院对吴某厚发出禁止令,主要是从空间上隔离其对未成年人的接触,抑制其再犯罪的可能性。

不过,考虑到猥亵犯罪的恶劣性质,参考教育部之前的“终身禁止从教”等规定,为更好保护未成年人权益,从业禁止的力度还须加大,有关立法应当作出调整。

防止悲剧发生,既要严惩震慑,也须疏浚源头。吴某厚被判刑2年、赔偿8万、从业禁止3年,违法者应当付出足够的代价。而对公众来说,这也是一堂法治教育课。(刘婷婷)

(责任编辑:耿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