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军事| 政务| 财经| 汽车| 文化| 娱乐| 培训| 科技| 数码| 家电| 健康| 解梦| 游戏| 佛学| 守艺中华| 国防军事| 军事APP| 头条APP| 地方 河南 湖北 四川 陕西 广东 山东 西藏

注册登录

中华网 china.com

河南
当前位置:新闻 > 社会 > 正文

“一证通行”时代,他们还在精心管理火车票证

“一证通行”时代,他们还在精心管理火车票证
2021-02-01 18:02:19 来源:央视新闻

新华社上海2月1日电(记者王琪、夏康静)曾经,手掌大的车票,一头连着打拼过的地方,另一头系着家乡,就算攥得皱皱巴巴也不敢丢失这张宝贵的乘车凭证。如今,铁路部门全面推行电子客票,旅客持有效身份证件就可在全国大多数车站“一证通行”。

当纸质票不再是铁路旅客的乘车必备,管理纸质票的“票库管家”还有事可做吗?

在人头攒动的上海虹桥火车站,有一间存放票证的房屋。在这里,票库管理员朱海波师傅已和“蓝票子”打了八年交道。

“票库管理员的工作内容就是管理票据,‘蓝票子’是其中一种。”朱师傅口中的“蓝票子”是自2007年推出的磁介质火车票,正面浅蓝色,背面黑色。车票是有价证券,因此在乘客拿到印好信息的车票前,每张空白车票的请领、印刷、发放、使用、保管都有严格规定、专人负责。上海虹桥站上万平方米的候车大厅,遍布206个自动取票机,平均每天开放约30个人工售票窗口。朱海波和同事小刘是站里所有“蓝票子”出票离柜前的“监护人”。

2013年刚到虹桥站工作,朱海波向上级部门每月请领约三四百万张空白票,后来赶上铁路大建设,最高峰每月能领超六百万张。“现在票子取消了,每月也就请领两百万张左右。”朱海波说,票库管理员队伍也从三人减到两人。“票量确实降低了不少,但工作比原来更忙了。”

2019年11月,上海虹桥站启动电子客票应用推广工作,迈入电子客票时代。“票子取消”意味着纸质票作为乘车凭证的功能就此谢幕,但其作为报销凭证的角色依然存在。“上海的经济活动频繁,虹桥(站)又是大站,旅客要票子回去报销的需求比较大。”朱海波介绍。同时,为了解决路局管理范围内过剩的纸质票库存,印刷厂暂停了印票作业。每月两百万张空白票从哪里来?

朱海波的工作也就多了一项新内容:调拨——把周边站点多余的纸质票转移到虹桥站,供旅客领取、报销。一进办公室,记者发现架子上、地上全是用来盛放空白磁介质车票的纸箱,两米多高的纸箱堆占据室内一多半空间,两张办公桌只能在角落。箱中的车票早已被清点入库,朱师傅专门把纸箱积攒下来以备不时之需。“上次去杭州领了四百箱车票,凌晨四点出门,晚上九点到家,杭州的站点没有空箱,我们就自己带箱子过去。”出差成为两位“票库总管”的工作新常态。

调拨,不只是由专人全程监督的装箱运输。到达对方站点的票库后,要清点票号、将散放的每卷车票按序码放;回到虹桥站,除了重复清点入库等规定动作,还要在系统上完成电子调拨手续。为了确保旅客能拿到、不拿错手里这张薄薄的报销凭证,朱海波和同事在“每天必有人在”的岗位上既要守得好票库,也要跑得了长途,保得稳库存。

你取或不取,票就在那里。只要乘客需要,上百个自动取票机、几十个人工窗口,随到随取。在便捷的票务服务背后,有自动班组为取票机及时补给,有售票人员在窗口从清晨到深夜的温暖守候,也有和朱海波一样的票库管理员看管票据资产,不容有失。

从“身份证件+纸质票”到持有效证件“一证通行”,票证记录着人们出行方式的变化,更记录着时代的进步、国家的发展。

(责任编辑:news10)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