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china.com

河南
当前位置:新闻 > 社会 > 正文

因贪腐而获罪的北宋法律专家孙沔

因贪腐而获罪的北宋法律专家孙沔
2022-02-16 07:32:07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网

□ 法律文化

□ 殷啸虎

宋仁宗时,在抵御西夏的战争中,涌现出了一批杰出的官员,如韩琦、范仲淹等。他们入朝之后大都担任执政大臣,堪称一时之选,孙沔也是其中比较突出的一位。然而,与其他人不同,孙沔虽然文武全才,而且精通法律,却在金钱与女色上栽了跟斗,未能很好发挥他的才干。正如史书中所评价:“(孙)沔居官以才力闻,强直少所惮,然喜宴游女色,故中间坐废。”不能不说是非常可惜的。

孙沔为官以干练敢言著称,他曾因直言连遭贬斥,但无论在哪里做官,“所在皆著能迹”。他并未因直言遭贬而退缩,而是“论事益有直名”。他在陕西转运使任上,上书批评当朝宰相吕夷简:“自夷简当国,黜忠言、废直道。为相不进贤,但引若己者,以为自固之计。”“虽尽南山之竹,不足书其罪也。”赢得舆论的高度赞誉。

孙沔在庆历年间曾担任陕西都转运使,环庆路都总管、安抚经略使,并三度出任庆州知州,是驻守西边、抵御西夏的重要军事统帅之一。侬智高在南方发动叛乱后,孙沔被任命为湖南、江西两路安抚使,“以便宜从事”,后又加封广南东路和广南西路安抚使,负责防范侬智高北进。大将狄青受命征讨侬智高,孙沔与他合兵一处,击败了侬智高。叛乱平定后,孙沔又“留治后事”。因此,宋仁宗时的几次重要战争孙沔不仅都参与了,而且还作出了重要贡献。也正因为如此,不久就被任命为枢密副使,成为执政大臣。

孙沔的干练之才,还突出反映在他的办案能力方面。孙沔可以说是北宋时期的法律专家和办案能手。他进士及第后任赵州司理参军时,就办过这样一起案件:属县一群16人的盗贼为逃脱追捕,将凶器和赃物扔进了一户百姓家。而这户百姓家正在聚会饮酒,恰好也正是16人。官差便将他们“人赃俱获”。严刑逼供之下,都被屈打成招,依法应当判处死刑,因此县衙将案件上报州衙。但负责审理此案的孙沔觉得案情可疑,并未立即判决,而是将案件压下复审。知州见他迟迟不签发判决,非常恼火。我们之前的文章中谈到过,北宋施行审判连带责任制,如果知州越过司理参军作出判决,一旦发生差错,就要承担主要责任,因此只得听任孙沔处理。不久后,真正的盗贼被捕获,知州又惊又喜,说:要不是你,我逃脱不了罪责。

在宋人郑克编纂的案狱集《折狱龟鉴》中,收录了4起(其中1起重复,实为3起)孙沔办理的案件。孙沔任杭州知州时,一个乞丐被控偷人铁锅,但乞丐辩称自己左臂没手,右臂也只有两根手指,不可能偷锅。孙沔见乞丐的手确实如此,便斥责原告诬良为盗,将其轰出衙门。同时,为了弥补乞丐,将铁锅判给他作为补偿。刚开始乞丐还推辞,在孙沔再三安慰之下,乞丐接受了,只见他用两根手指夹起铁锅,再用左臂顶在头上走出衙门。孙沔见状,立刻下令将乞丐追回,当场将他的手指砍断示众。

孙沔虽然巧妙地破了这起案件,但法外用刑,手段未免过于残忍。因此,《折狱龟鉴》在点评这起案件时也说:“丐者盗镬,事极微末,谲得其情,法外刑之,亦何忍哉?此世俗所夸以为严明,而君子不取者也。”其实,这也反映出了孙沔一贯的性格。《宋史》中称其“跌荡自放,不守士节,然材猛过人”,可以说是一个中肯的评价。也正是这种“跌荡自放”的性格,造成了他的悲剧。

孙沔辞去枢密副使之职后,在杭州、并州和青州等地任知州,但秉性不改,“淫纵无检,守杭及并(州)所为不法”,结果御史中丞韩绛、监察御史沈起以及谏官吴及等相继对他进行弹劾。宋仁宗将他调任寿州知州并派使者去调查,他在任上的种种不法行为因此被揭露出来。从查明的种种“劣迹”来看,大体上是三种情形:

一是强夺民女、生活淫乱。他在处州(今浙江丽水)时,在游人中遇见女子白牡丹,心生爱慕,便引诱她与自己通奸;他在杭州时,看上了金家的女子,便在大白天派吏卒用轿子将她抬进府内淫乱;赵家的女子已经许嫁给莘旦,孙沔在游西湖时看见她,便设计将她弄入府中霸占,“与饮食卧起”。

二是利用职权,巧取豪夺。他任杭州知州时,从萧山百姓郑旻那里购买棉纱,因郑旻要价过高,便怀恨在心。后来发现郑旻有偷税行为,便公报私仇,将其发配;他看上了百姓许明收藏的郭虔晖的《秋郊鹰雉图》,但许明拒绝送给他,他便捏造罪名将许明刺配,并趁机将画据为己有;在并州知州任上,役使吏卒往来青州、麟州等地贩卖纱、绢、绵、纸、药物等,牟取私利。

三是任情滥刑,草菅人命。他在杭州任上,判决刺配的犯人多达百余人。等到离任时,将案卷私藏,使得诉冤者因找不到案卷而无法伸冤;他在州衙大堂上摆放大棒,常常因暴怒而杖责告状的人,还用私刑处置盗贼,甚至挑断他们的脚筋使其残疾。

案情上报后,宋仁宗下令将孙沔贬为宁国节度副使。北宋时的节度副使、团练副使等都是专门用于安置那些犯有罪错的官员的,如苏东坡就曾因“乌台诗案”被贬为黄州团练副使。因此,贬为节度副使的处罚相当于徒刑,这个处罚对孙沔而言应该是比较重的。好在宋朝对士大夫还是比较宽容的,后来还是给他安排了一个闲职,并以礼部侍郎的身份退休。

宋英宗即位后,因缺乏有才干的大臣镇守西部边关,时任参知政事欧阳修便推荐孙沔,说他“养练士卒,招抚蕃夷,恩信最著。今虽七十,心力不衰,中间曾以罪废,然宜弃瑕使过”。因此重新起用他为庆州知州,又改任延州知州,但不幸在半路上去世。

标签: 法律专家

(责任编辑:newscj)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