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信阳 > 视频 > 正文

难题,好说好商量——一名基层法官的乡镇调解故事

难题,好说好商量——一名基层法官的乡镇调解故事
2020-06-18 10:26:37 来源:人民网

核心阅读

如何提高基层调解纠纷的效率和效力,避免“说了不算、定了反悔”的问题?福建省宁德市蕉城区人民法院与公安、边防、海事等部门以及沿海乡镇共同构建诉非联动机制,探索“源头预防为先、非诉机制挺前、法院裁判终局”的诉源治理,效果明显。

“双方各退一步好不好,赔偿金额相差太大怎么谈嘛!”

放下三都镇综治办的电话,福建省宁德市蕉城区人民法院诉非联动中心负责人谢梁马不停蹄赶到现场,费了很大功夫,才把雇主黄朝辉(化名)和工人王海(化名)拉坐在了一起。

纠纷由一场工伤引发。此前村委会、镇综治办、司法所也有过多轮调解,拿出了多套方案,但黄朝辉和王海都不能达成一致。在这通急匆匆的电话联系到谢梁前,王海正带着一家老小,在镇政府吵嚷,要求解决纠纷。

很棘手,那么多次都没调解好,谢梁来了,有啥高招?

卡壳

蕉城区山多跨海,三都澳海域是闽东龙须菜等藻类的最大养殖区域,“三菜”(龙须菜、海带、紫菜)养殖是当地人重要的致富产业。蕉城区三都镇的黄朝辉就是当地龙须菜养殖户,王海是他雇用的养殖工人。去年7月,在加工龙须菜时,王海不慎受伤,导致右手手臂及无名指多处骨折。

海上渔排户户相邻,形成事实上的“海上乡村”。这样的意外和纠纷,在海上养殖中并不鲜见。如何为村民提供法律服务、及早化解矛盾纠纷?当地建立起一套由法院与公安、边防、海事等部门以及沿海乡镇共同参与的联动机制,探索形成了“源头预防为先、非诉机制挺前、法院裁判终局”的诉源治理新实践。

这次,这套机制再次运转起来:海洋与渔业部门第一时间收到了村里报送的信息,立刻协调救援和送医。接着,在对接协调下,王海住院两个多月的医疗费用共计5万元,全部由黄朝辉支付。

一切似乎都很顺畅。

然而,等谈到工伤的赔偿问题时,就没有那么顺利了。

“后续赔偿得20万元!”伤情逐渐好转的王海提出,自己是家里的主要劳动力,伤情影响了正常生活;黄朝辉也感觉委屈,前期医疗费已经花费了不少,“我们也只是普通养殖户,赔偿额太高,实在难以承受。”

三都镇司法所联合乡村调解员,以海洋与渔业部门提供的现场照片、视频为依据,开展调解。一次协商,不成;换种方案,依然谈不拢……几次调解相继“卡壳”,让王海和家属不愿通过调解解决纠纷,“我不接受调解了,就住在镇里,不信解决不了问题!”

裁定

事情缘由这么梳理下来,谢梁心中就有了底:“老王啊,你和老黄之间的赔偿金,是民事问题。咱们可以先进行人民调解,实在调解不成再起诉嘛!你要是扰乱公共秩序,弄不好是要被追究法律责任的!”

谢梁提到了违法问题,让王海犯了嘀咕:本来是占理的事儿,可别最后弄到没理,触犯法律可就得不偿失了。但王海更担心的是:“我们赔偿金额说不到一块儿。还有,现在谈赔偿都这么困难,真要达成了调解,后面老黄不认账怎么办?”

一句“不认账”,让谢梁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契机:“这你放心,我们可以走人民调解、司法确认程序,你们双方的调解协议,我们法院来裁定确认,这样也有了法律效力,他最后不认账的话,可以申请强制执行。”

仔细一琢磨,感觉事情有希望,王海平静了下来:“那咱就再坐下聊聊这个事儿,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赔偿合理就好说。”

摆事实、讲道理、论法律,双方一番思量,各有退让,最终确定了8.7万元的赔偿额。签字确认后的调解协议书,送到了蕉城区人民法院;几天后,盖章确认的《民事裁定书》也生效了。

“法院盖了章,就不怕黄朝辉会反悔。”拿到调解书和裁决书的王海,心里踏实。

联动

眼看到了双方约定的最后期限,王海又找到了谢梁,寻求帮助:“对方还有3.7万元没赔付,你看可咋办呦!”

“好的,我们马上司法介入,稍等。”放下手中正在看的卷宗,谢梁与黄朝辉接通了电话。

电话里,谢梁告诉黄朝辉,《民事裁定书》不仅列有双方的调解条件,也列有约束反悔违约的举措:一方当事人拒绝履行或者未全部履行的,对方当事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执行,“这份裁定书和法院判决书的法律效力是一样的。老黄,你拿出裁定书,看最后,裁定适用的法律条文就在后面列着哩!”

黄朝辉连连称是。半小时后,随着手机短信的提示音,尾款到账。王海给谢梁打来电话:“事情最终解决了,感谢谢法官!”

“很多村民不愿意调解,怕对方反悔;也不愿花钱走诉讼,怕费用太高。将诉非联动机制挺在前面,通过司法确认让调解协议拥有和判决一样的效力,可以防止‘说了不算、定了反悔’的问题。”谢梁说。

那么,诉非联动,法院提前介入,会不会导致法官工作量更大?

“恰恰相反,”蕉城区人民法院办公室负责人张忠廉说,“如果乡镇民事纠纷不经调解或调解不成,都进入诉讼程序,那我们压力才大呢!过去很多纠纷调解后,当事人又反悔,最后还要起诉到法院,白白耗费前期基层调解的人力物力。诉非联动,避免了很多无用功。”

据了解,推行诉非联动前,蕉城区人民法院共有39名法官,每名法官的年平均案件审理量达到326件。推行诉非联动后,该法院去年一年和今年前5个月分别调解案件214件和137件,案件的审理也从高数量向高质量转变、从高效率办案向高效益结案转变。

“矛盾纠纷出现在哪里,联动调解就延伸到哪里。”蕉城区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张海光说,“联动的关键还是建立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充分依靠法院、基层调解员、乡村、司法所、综治办等多方力量,让诉源治理系统化,变成联合行动。”

本期统筹:陈亚楠

《 人民日报 》( 2020年06月17日 04 版)

(责任编辑:贾瑞)
关键词:基层法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