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信阳 > 要闻 > 正文

信阳大坡岭水文站:当好淮河上游的防汛哨兵

信阳大坡岭水文站:当好淮河上游的防汛哨兵
2020-07-01 11:49:40 来源:河南日报

河南日报客户端记者 高长岭

6月27日起,淮河上游连降暴雨,淮河迎来今年第一次洪峰。而为淮河防汛提供第一手数据的水文勘测人员,驻守在偏远艰苦的水文站里,时刻密切关注着雨情、水情和汛情,成为当之无愧的防汛哨兵。6月30日,记者来到淮河水文第一站——信阳水文水资源局大坡岭水文站走访,了解水文勘测员的日常生活。

淮河上游的防汛哨兵——记信阳水文水资源勘测局大坡岭水文站

淮河水文第一站

“我们大坡岭水文站号称淮河水文第一站,因其位置偏僻荒远,被誉为河南水文中的小西藏。”大坡岭水文站站长张利冬说。

大坡岭水文站位于信阳市平桥区高粱店乡李田村北边,紧邻淮河南岸,距离信阳市区五六十公里,从信阳市区开车沿着312国道一路向西,走了一个多小时才来到李田村。

“大坡岭作为淮河水文第一站,历史悠久,1952年就设立了大坡岭水文观测场。”张利冬介绍,淮河从桐柏发源后,接纳了月河、五里河、毛集河,水文站控制流域面积1640平方公里。

这个水文观测的绝佳位置,但在现实社会生活方面却十分偏僻。“我2000年部队转业来到这里工作,一晃就过去了20年。”45岁的张利冬感叹,当年他骑着自行车来上班,到这里发现没有电,点着煤油灯,路是泥巴路,房子是平房,只能自己做饭吃,想吃一碗热干面,得跑20公里开外。

“6月28日14时,大坡岭水文站测得淮河洪峰流量为每秒1200立方米。按照流速每秒4米计算,预计七八个小时后洪水到达出山店水库。”张利冬谈起工作,两眼炯炯有神,在这里坚守的意义,在汛期才能体现得更为生动。

听到雨声就睡不着

大坡岭水文站共有3个人,除了站长张利冬,还有陈庆海、李保全。

“平时还能轮换一下,汛期一到,都在这里坚守岗位。天一下雨,大家都往屋里跑,水利人都往外面跑,我们搞水文勘测的跑得更快。听着雨声,让你睡,你也根本睡不着。”陈庆海说。

每天7时30分至8时之间,必须上报水位和流量。“一年365天,风雨无阻。”陈庆海说,这轮降雨是近三年来最大的,去年水文站里测得的最大流量才每秒400立方米。6月27日下雨,6月28日一整天,得不停地下到淮河里观测水位和流量,忙得没空做饭,三个人就吃了一天方便面。

从水文站到淮河里有条水泥台阶,路边立着几个标尺。“1975年8月,洪水就到这个位置。”张利冬说,淮河上游的山洪特征就是暴涨暴落,6月28日洪峰每秒1200立方米,到6月29日就下降到每秒200多立方米。

淮河上游的防汛哨兵——记信阳水文水资源勘测局大坡岭水文站

沿着台阶下到淮河里,只见河里停着一辆小铁皮船,横跨河道上空有一道钢丝绳,一条长长的绳子系着铁船。“这是我们的测流船,洪水暴发时,船到中流很容易被冲走,我们就用钢丝绳绑着,免得发生意外。”李保全说,汛期需要时刻关注水情,一个小时一报告水文数据。

水文站里有三多

大坡岭水文站,紧邻南阳桐柏,与湖北随州小林镇相距不远。

在水文站院内,人工雨量计、虹吸式雨量计、自动化遥测雨量计记录着数十年来雨量监测的技术进步。“原来要用电报、卫星信号向上级报告水文数据,2006年后采用互联网上报,更加快捷准确。”张利冬说,如今国家综合实力提升,农村基础设施逐渐完善,水泥路修到了水文站,办公条件也得到了改善。

虽然有了自动化测量工具,但还是需要人员到河里校核相关数据,保证真实反映水情汛情。在水文站自给水位井附近,草密树高,构树枝繁叶茂。趟开草丛,前去观测井,陈庆海走在前面开路。“这水文站有三多,蚊子多、虫子多和蛇多,千万不要穿凉鞋、拖鞋在这里溜达,一定要穿靴子。”陈庆海说。

“一般的毒蛇都认识,蛇头三角形的一般都有毒,最毒的那种叫‘青头飙’,喜欢从稠密的草丛上游过;还有一种有着红黑相间的花纹,叫‘练杆子’。”陈庆海说,有天晚上,他一脚踩上一条“练杆子”,蛇身迅速缠着了他的小腿,多亏踩着了蛇的头,加上有处置经验,要不非被咬伤不可。

陈庆海边说边干活,毒辣辣的太阳下,汗水顺着他的脸往下流。河道里偶尔吹来一阵小风,让人格外舒爽。

(责任编辑:news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