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军事| 政务| 财经| 汽车| 文化| 娱乐| 培训| 科技| 数码| 家电| 健康| 解梦| 游戏| 佛学| 守艺中华| 国防军事| 军事APP| 头条APP| 地方 河南 湖北 四川 陕西 广东 山东 西藏

注册登录

中华网 china.com

河南
当前位置:金融财经 > 财经要闻 > 正文

房地产税要来了?财政部今年四次提及透露出什么信号

房地产税要来了?财政部今年四次提及透露出什么信号
2021-05-12 09:56:07 来源:华夏时报网

5月11日,财政部、全国人大常委会预算工委、住房城乡建设部、税务总局4部门召开房地产税改革试点工作座谈会,听取部分城市人民政府负责同志及部分专家学者对房地产税改革试点工作的意见。

不足100字的内容,却集结了多个重要部门,涉及到“试点”,这被视为房地产税加速落地的信号。而这已是今年年内财政部第四次提及房地产税。

“近期,官方多次针对房地产税表态,此次座谈会的‘试点’,可能是在房地产税立法完成之前,率先在部分城市推出试点,以试点经验推进房地产税立法工作。”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表示。

当前,房地产税法还没有明确的立法时间表。按照立法规划,房地产税属于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的第一类项目,即条件比较成熟、任期内拟提请审议的法律草案。但今年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工作计划中,并未提及房地产税立法,这说明房地产税年内不可能出台。

一位知情人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有关房地产税的研究一直没有停止,但由于其辐射范围广,涉及税种多,百姓关注,加上近年来财税问题千头万绪,房地产税一直以来都未被提到最重要的位置上。

“房地产税的‘地’字至关重要,一旦涉及到土地,就有更多复杂的考量,比如房地产评估、征税范围、税率设计等,特别是同时关系到土地的税收与房产的税收,必须理顺相关税费关系。这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在税法落地前,一定会充分听取社会意见,然后相机抉择解决这一问题。”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法学会财税法学研究会会长刘剑文对此表示。

将要试点?

在立法先行的主旨下,《房地产税法》将先于房地产税落地,但针对部分城市先行试点,我国早有案例。

2011年1月,上海和重庆两地开始试点房产税。和房地产税不同,由于不涉及到土地,只针对房产征税,试点推进的较为顺利。

按照试点,上海房地产税的征收对象为本市居民二套房及非本市居民新购房,税率为0.6%,若应税住房每平方米市场交易价格低于上海市上年度新建商品住房平均销售价格2倍(含2倍)的,税率暂减为0.4%。

重庆的征收对象为个人拥有的独栋商品住宅、个人新购的高档住房,以及在重庆市同时无户籍、无企业、无工作的个人新购的二套房。分每户100平方米和180平方米两种起征点,采用累进式计税方式,以“户面积”计算起征点:一个家庭只能对一套应税住房扣除免税面积。

不过,试点至今10年,房产税并未扩大试点,实际征收中,与房价的关联度也一般。

在施正文看来,房地产税试点不是简单重复此前重庆和上海推出的房产税试点,而是有所突破,为将来房地产税立法做准备。

“从征税基础来看,房地产税征收的是存量市场的税,而我国还处在增量市场转向存量市场的过程中,尚未完全步入后者的阶段,因此,房地产税的落地还为时尚早。”中国城市经济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宋丁表示。

事实上,房地产税由于涉及到土地,与房地产业营业税、城市房地产税、印花税、土地增值税等息息相关。当前,我国还没有完成税源置换上的梳理,这样就有可能导致重复征税,进而增加居民的交税负担。而为了避免重复征收,立法者需要全面统筹安排,要全面衡量整个税收体系,其他税种甚至可能需要调整或取消。而一个税种的废立,都不是简单的事。更何况,土地出让金和房地产税,也涉及到部分重合,怎样理顺关系也需要研究。

重在完善税制

当前,房地产税的受重视程度,已经远远超出其他税种,今年年内财政部已经四次提及。一个细节是,房地产税的立法跟以往的部门立法大不相同,是由全国人大预算工作委员会牵头,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等职能部门共同参与。

但受重视不意味着要赶进度。

2020年12月23日,财政部部长刘昆在人民日报发表《建立现代财税体制》一文称,要按照“立法先行、充分授权、分步推进”的原则,积极稳妥推进房地产税立法和改革。

3月13日,“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正式发布,其中“推进房地产税立法”被写入这份谋划未来5年发展及2035年远景目标中。

4月7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新闻发布会上,财政部税政司司长王建凡介绍,“十四五”期间,要健全以所得税和财产税为主体的直接税体系,逐步提高其占税收收入的比重,有效发挥直接税筹集财政收入、调节收入分配和稳定宏观经济的作用,夯实社会治理基础。进一步完善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度。积极稳妥推进房地产税立法和改革。

5月6日,刘昆发表的文章中表示,“十四五”时期的重点工作,包含“推进房地产税立法和改革”。

但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所有的表述,和此前的表述相一致,均并未有更多变化。

事实上,房地产税的推行和落地,主要是为了完善税制,摆脱地方政府对于土地财政的依赖,赋予基层地方政府稳定的自有财源,促进地方公共财政转型,促进和改善地方政府的治理,和调控房价的关系并不大。

早在重庆试点房产税的时候,时任重庆任财政局长、现财政部副部长刘伟就表示,房产税主要是和公租房一起肩负起“高端有约束,低端有保障”的任务,政府并不在意能收多少房产税,如果房价下降,税收收入减少,政府乐见其成。

“房地产税对房价会产生什么影响,并不是立法的初衷,究竟会对房价产生什么样的效果,也要看实际情况,不能一概而论。”上述知情人表示。(华夏时报记者 张智 北京报道)

(责任编辑:贾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