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军事| 政务| 财经| 汽车| 文化| 娱乐| 培训| 科技| 数码| 家电| 投资| 健康| 解梦| 游戏| 佛学| 守艺中华| 国防军事| 军事APP| 头条APP| 地方 河南 湖北 四川 陕西 广东 山东 西藏

注册登录

退休儿科医生 用一辈子守护孩子健康

2021-04-01 13:55:49 来源:人民网

人物小传

第三届国医大师王烈,在长春中医药大学从事中医儿科学临床、教学、科研工作60余年,累计诊治患儿60万人次。

王烈对小儿疾病,尤其是肺系疾病的中医药防治进行了深入研究,在病因、治疗原则、预防等方面形成了创新性理论和系列治疗方案。

早上8点半,长春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内,各个科室刚开始忙碌起来,91岁的王烈教授已经工作近3个小时,即将结束当天的出诊。

“一日之计在于晨。”出诊结束,王烈稍显疲惫,声音却依然洪亮,“上岁数喽,只有早上脑袋最清醒,体力最好。”一天里最精神的时间,王烈一定要留给患病的孩子。

王烈17岁学医,31岁调入长春中医学院(长春中医药大学前身),开始从事儿科的医疗、教学和科研工作。“用一辈子守护孩子的健康,挺好。”王烈说。

坚守诊室的医生

“给孩子看病,需要精深的钻研,才能看得准,让孩子少遭罪”

在王烈的诊室内,一张齐腰高的窄条床特别显眼。来瞧病的孩子往上一坐,正好和王烈面对面。窄床旁的写字台上单独放置了一个小方柜。问诊结束,王烈便站着,在小方柜上写病历、开药方。

“立诊既能让腰腿活动活动,又能和患儿面对面,让孩子们少些畏惧,多点亲切感。”王烈说,“只要我的身体条件允许,那就坚持再好好多干些年。”

60岁那年,到了退休年龄的王烈,依然坚守在诊室,决定改坐诊为立诊,把出诊当锻炼。如今,王烈一站就站了30多年。

当了一辈子儿科医生,王烈把主要精力用在小儿肺系病症的研究,尤其以哮喘防治为重点。为何如此?王烈说这是患儿对他的“要求”。

50多年前,王烈诊治过一个暴喘病患儿,因病情严重,加之药物匮乏,没能治愈。这件事在王烈心里留下了遗憾,也在他的意识深处扎下了根,驱使他不断钻研,诊治患儿不敢稍有停歇。

曾经,因身体状况欠佳,王烈不得不限制诊病人数。但是面对不少从外省、外县远道而来的患儿,他还是拖着病体一一问诊。

“对待患儿要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咋能治好孩子的病?”王烈对孩子们的感情日积月累,愈发深厚。他说,对孩子的感情也是医术的一部分。

有的患儿对听诊器十分抵触,王烈总是温和地用双手握住孩子的手腕,细细感触患儿的脉搏,比较左右手的脉象。这么做,总能让孩子很快安静下来,缓解紧张的情绪。

结合多年临床经验及研究,王烈自创了“闻声辨咳一指诊法”,尤在“闻声”上下功夫。通过听小儿咳嗽的声音来辨别病情,根据咳声立法用方,治疗小儿肺系咳嗽疾病。

“给孩子看病,需要精深的钻研,才能看得准,让孩子少遭罪。”王烈说。

山里头的采药人

“学习先贤不应墨守成规,需要结合实际,活学活用”

从医前10年,王烈主要从事西医儿科诊疗。其间,他自学了中医药知识,但只是“以尝鲜的心态了解中医”。

王烈28岁时参加了卫生部举办的首届西医学习中医培训班,彻底被中医的魅力吸引,从零开始学中医。

半路出家,王烈知道,“唯有更勤奋才是出路”。为此,王烈阅读了当时长春中医学院馆藏的所有中医儿科文献,读书笔记达数十万字之多。“非读书明理,不能疏通变化。”至今,王烈依然医书不离手。

学习中医10年有余,赶上当时兴起的认、采、种、制、用中草药的活动,王烈跟老师一处处走,记录和采集一味味药材。

“那时进山里采药,我常常从早上5点一直采到下午5点。”一年连着20多个周末,王烈都在山里度过,“陪伴亲人的时间比较少,家里人当时还有些不乐意。”

正是靠着这股勤奋的劲头,王烈和儿科同事一道,8年间采集中草药两万余斤,筛选出8种疗效可靠的儿科常用药。

“7点多到了土们岭。白屈菜分布较多,不要采绝,一定要留下小根,边采边晾晒。”这是王烈当年记录的采白屈菜的片段。在采药中偶然发现了白屈菜,王烈对此没有疏忽,而是查找文献深入了解。

在临床治疗小儿腹泻的过程中,王烈发现白屈菜具有止咳的功效。为了观察其毒性,王烈将采回的白屈菜全株分别熬成100%的糖浆剂,从10毫升开始服到100毫升。多次亲身试验和临床研究后,王烈确定了白屈菜的安全用量。

经过几年的实验科研,王烈终于取得了白屈菜治泻、治咳、治痛等多项成效,其中对小儿百日咳的治疗具有创新意义。该临床应用文献被载入国家药典。

“学习先贤不应墨守成规,需要结合实际,活学活用。”在中医的研学路上,王烈对此体会颇深。

讲台上的教学者

“当一名好中医需要做好传承工作”

如今,91岁高龄的王烈,还会站在全校的大讲台上,讲述中医的精神传统,给学生进行思政教育。

王烈从32岁就开始担任中医儿科临床课教师。授课之前,他经常把教案数易其稿,有的篇章甚至写十几遍,每堂课至少试讲两三遍。有时候,他还会请别人听课,给他提出改进的意见。

一次,王烈突然患了臂丛神经炎,右上肢无法动弹。为了不影响正常的教学计划,他仍坚持上课,用左手写字,与学生同吃同住50余天。

王烈是个严格严谨的人,“在学生面前一定要成为一名严师”。至今,他仍努力工作在临床和教学一线,每周坚持出3次门诊,查房会诊带教讲学,年门诊量达5000余人次。

在学生眼里,“王老师是个看病没有秘方的老中医”。“我们掌握的技术、本事、能力,不都是为了服务国家吗?”王烈说,“当一名好中医需要做好传承工作。”

如今,王烈讲学的足迹遍布大江南北,先后培养了30届博士、硕士研究生,国家级高徒12人。他们中7人为国家级、省级名中医,5人为博士生导师。他还有160余名弟子,遍布30个省份,均为当地中医儿科负责人或技术骨干。

作为一名教师,被评为“吉林好人·最美教师”,这是让王烈深感荣幸的事。

“学医积攒的知识和经验,需要落到笔头上。”为了更好地传承中医,王烈笔耕不辍。至今,王烈撰写和指导学生论文200余篇,编著小儿医论、方药等系列丛书19部,研发新药20种,院内制剂百余种,获得国家专利3项。

为了助力中医的传承发展,截至目前,王烈向长春中医药大学图书馆及教育基金会捐赠资金累计300万元,奖励在中医药教学、临床、科研、管理等方面有卓越贡献的教师和学生。

去年12月,王烈到学校图书馆再次查阅古籍《医诗必读》,为新书出版核对资料。书内的借阅登记卡上,王烈在1970年的借阅记录仍清晰可见。几十年时光匆匆流逝,如今王烈却依然活跃在临床、科研的前沿。

《 人民日报 》( 2021年04月01日 13 版)

(责任编辑:贾瑞)